快捷搜索:  as

文言文原文加翻译

文言文是语文考试里的必考内容,下面就让小编给你先容文言文原文加翻译,迎接涉猎!

文言文原文加翻译

传是楼记文言文原文

昆山徐健庵老师,筑楼于所居之后,凡七楹。间命工木为橱,贮书多少万卷,区为经史子集四种,经则传注义疏之书附焉,史则日录家乘山经野史之书附焉,子则附以卜筮医药之书,集则附以乐府诗余之书,凡为橱者七十有二,部居类汇,各以其次,素标缃帙,启钥灿然。于是老师召诸子登斯楼而诏之曰:“吾何以传女曹哉?吾徐先世,故以清鹤发迹,吾线人濡染旧矣。盖尝慨夫为人之父祖者,每欲传其土田货财,而子孙未必能世富也;欲传其金玉珍玩、鼎彝尊斝之物,而又未必能世宝也;欲传其园池台榭、舞歌舆马之具,而又未必能世享其娱乐也。吾方以此为鉴。但是吾何以传女曹哉?”因指书而欣然笑曰:“所传者惟是矣!”遂名其楼为“传是”,而问记于琬。琬衰病不及为,则老师屡书督之,着末复于老师曰:

甚矣,书之多厄也!由汉氏以来,人主每每重官赏以购之,其下名公贵卿,又每每厚金帛以易之,或亲操笔墨,及分命笔吏以缮录之。然且裒聚不久不多,而辄至于散佚,所以知藏书之难也。琬顾谓藏之之难不若守之之难,守之之难不若读之之难,尤不若躬体而心得之之难。是故藏而勿守,犹勿藏也;守而弗读,犹勿守也。夫既已读之矣,而或口与躬违,心与迹忤,采其华而忘着实,是则呻占记诵之学所为哗众而窃名者也,与弗读奚以异哉!

古之善读书者,始乎博,终乎约,博之而非夸多斗靡也,约之而非保残安陋也。善读书者根柢于性命而究极于事功:沿流以溯源,无不探也;明体以适用,无不达也。尊所闻,行所知,非善读书者而能如是乎!

今健庵老师既出其所得于书者,上为皇帝之所看重,次为中朝士大年夜夫之所矜式,藉因此润饰大年夜业,对扬休命,有余矣,而又推之以训敕其子姓,俾后先跻巍科,取?仕,翕然着名于当世,琬然后喟焉嗟叹,以为读书之益弘矣哉!循是道也,虽传诸子孙世世,何弗成之有?

若琬则无以与于此矣。居平质驽才下,患于有书而不能读。延及老岁长年,则又跧伏穷山僻壤之中,线人固陋,旧学殒命,盖本不够以记斯楼。不得已勉承老师之命,姑为一言复之,老师亦恕其老誖否耶?

——选自《四部丛刊》本《尧峰文钞》

〔清〕汪琬

传是楼记文言文翻译

昆山徐健家电老师,在他的室庐后面造了一幢楼房,共有七间,同时命工匠砍削木材,起造大年夜橱,贮书多少万卷,区分为经史子集四部,经部中附以经传义疏等方面的书,史部中附以日录、家乘、山经、野史等方面的书,子部中附以卜筮、医药等方面的书,集部中附以乐府、诗余等方面的书,共有七十二个橱,按照部类置放,都有必然秩序,白色的标签,浅黄的封套,打开橱门,灿然在目。于是老师调集儿孙,登楼而教训他们说:“我用什么器械来传给你们呢?我们徐家先世,原先就身家明净,以读书应试发迹,我耳濡目染已好久了。我曾感慨那些做父祖辈的,有的想把地皮家产传下去,而子孙不必然能世世代代富下去;有的想把金玉珍玩、鼎彝尊斝之类的宝贵文物传下去,而子孙又不必然能够世世宝爱这些器械;有的想把园池台榭、舞歌车马之类传下去,而子孙后代又不必然能世世享受这些娱乐。我正把这些事例看作警戒。那么我拿什么器械来传给你们呢?”这时他指着书痛快地笑着说:“我传给你们的,便是这些了!”于是就以“传是”两字作为楼名,而要我作一篇记。我体衰多病,不能一会儿写出来,老师多次写信催匆匆,着末我只得用下面这些话往返覆老师。

书碰到的劫难太厉害了!从汉代以来,天子经常用官家的丰盛赏金去买书,天子以下,名公贵卿又经常用许多钱物去换书,有的亲身动笔,有的雇请抄手,加以誉录。然则凑集不久,就经常遭故散掉,由此可知藏书之难了。不过,我以为藏书之难还比不上守书之难,守书之难又比不上读书之难,更比不上切身去推行了而有所体会之难。以是藏书而不能守,同不藏书没有什么两样;守住了而不能读,同守不住没有什么两样。虽然已经读了,而假如嘴上是一套,推行的又是另一套,心中想的和实际做的不同等,采了它的花而忘怀了它的果实,那么便是用记诵之学来骗骗世人而欺世盗名的人了,同不读书又有什么不合呢?

古代善于读书的人,开始时博览,到着末就专攻,博览群书并不是为了炫耀自己的广博,专攻一门也不是抱残守残。善于读书的人以性命之理为根基,而终极则要体现在奇迹和功绩中:循着流追溯源,没有什么不能弄明白的;明白了事理再去推行,没有不能做到的。尊重所听到的教诲,力行所学到的事理,不是善于读书的人能这样吗?

现在健庵老师已经拿出从书中获得的事理,上能获得皇帝的看重,次能被朝廷士大年夜夫所敬佩和取法,借此以为国家大年夜业增加色泽,以答谢称扬美善的敕令,绰有余裕,再推而广之,用以训敕子弟,使他们能先后跻身巍科,取得高官厚禄,在当世被人同等称道,我只有齰舌一向,以为读书的好处其实太大年夜了!遵照这条蹊径,纵然传给子子孙孙,还有什么不当当的呢?

象我这小我就没有资格到场此中了。日常平凡鸠拙无才,苦于有书而不能读。现在到了暮年,又只能蜷伏在穷山僻壤之中,眼光如豆,以前学到的都已衰退了,原先没有资格来为这座楼作记。不是已勉强答允老师之命,姑且写这些话回覆,老师能否包容我的老谬呢?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